8008app幸福宝app

这油门!

这声浪!

这动力响应!

明明只是小改一把,全程旁观也没看出怎么滴,但这实际效果真特么太棒了!

风驰电掣之中,石铁心身心俱悦,深深的感受到了飙车的快乐。那种即便没有金光,即便没有奖赏,也依然是这样迷人的快乐。

啪,一颗金色的星星飞来,在进度条上撞的地动山摇。

基础驾驶术第一层,精深九十九,极限水平。

这车改的——真~~~香~~~!

第二日,又是好好学习的一天。只不过除了六大根本心术之外,又增加了改修术的学习。樱木建二兴冲冲的找来一堆载具改修方面的教材,从理论上给石铁心打下基础。

在翻阅这些教材的时候,视界系统上竟然出现了前置条件提醒。

【关联心术:基础物理学】

【至少具备基础物理学第二层合格修为,才可领悟本秘籍。领悟速度与限度,与基础物理学第二层修行进度相关联。】

缤纷多彩的活力少女

仔细看去,机械改修教程中确实有很多涉及电路的知识。如果根本不明白电的基本原理的话,更不可能理解各种电门的区别,确实没法学习这方面的内容。

不过正好,物理学刚好学到了第二层,也就是电与磁的内容。

石铁心觉得自己在物理方面确实有天赋,进展速度最快。物理学在新突破的四科中一路领跑,率先进入优异境界。而有了优异境界的物理学第二层打底,基础改修术的学习进度也不慢。

第三天清晨,五点半,东京郊外环山中,石铁心骑着机车来到了山顶位置。

今天,就是与车神藤原极真决战的日子。

这里没有观战的人群,没有发车的女郎,没有呲呲冒烟的燃烧棒,没有浑身哆嗦的小青年,没有刺鼻的尾气味道,没有在转角处摄像的摄影师。

那些街头赛车中必然出现的元素,这里一概都没有。

只有一个车手等在这里。

车是绿的,人也是绿的。手中抱着的帽子……咳咳,是头盔,也是绿的。这个相较于石铁心来说很是矮小的男子,正一言不发的眺望着远处的东京城。

此人正是东京飞车党的顶点,甚至全日本飞车党的传奇,鸣春山车神,藤原极真。

这是车神与黑尊的会面。

这是决定谁才是顶点的竞逐。

山风吹来,有些凉意。

肃杀之气,弥漫四周。

五点半,天还很是昏沉,显得这个矮个子车神的背影也深刻起来。环境衬托下,这个矮个子车神也比平时看起来高了一些。

车神没回头。

“你来了。”

“我来了。”

很熟悉的台词。

车神回头了:“你——卧槽!”藤原刚扭回头来,突然受到了莫大惊吓一般,面色惊恐的连连后退。要不是有栏杆拦着,他能直接一脚踩空一个信仰之约掉悬崖下面去。

石铁心也紧张的赶紧往后看,以为有埋伏。但左看右看,什么都没有,又扭回头来不解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“呃……呵呵……只是吓了一跳而已,失礼了失礼了……”长长的缓了一口气后,藤原极真定了定神,一个劲儿的鞠躬道歉,不敢把真相说出来。

五点半啊,某人脸上的阴影简直满坑满谷,乍一看到还真是吓skr人!

不过这么一惊吓,刚刚的决战气氛也就荡然无存了。

两人开始正常说话,藤原极真的华语讲的一般般,当然那句“卧槽”发音很标准。

“让你迁就我,真是不好意思了。”藤原极真尴尬的挠挠头:“时间这么早,不知道黑尊桑适应不适应,要不要休息一会儿。”

五点半,没观众,私下较量,这些都是藤原极真提出来的条件,石铁心都答应了。

“还好,我平时起床都这么早。”石铁心现在假丹有成,念气壮大,作息规律,整个人神采奕奕,肯定是一丁点都不困:“不过,我可事先说好了。虽然这场比赛没观众,但是比赛结果我还是要拿去宣传一下的。毕竟我的情况和你也知道,需要点名声,你能理解吧。”

金光的多寡与竞逐的认可度有关,石铁心不确定闷不吭声的比完了给的金光,与万众瞩目中比完了给的金光,是不是一样多。

所以,虽然答应了藤原私下比赛的请求,但事后还是要宣传一波的。

“理解理解,恰饭嘛,我再理解不过。如果不是为了恰饭,我又怎么会去街头飙车呢?”恰饭这两个字,他说的也很标准。

藤原极真看起来谈兴颇高。

“黑尊,我看过你的比赛,你是个非常出色的车手。你不像街头飞车党,你像个真正的飞驰者。”

“很多人问过我,我为什么能成为车神。我反问他们,你们见过东京早晨五点半的样子吗?我天天都见,所以我成了车神。”

“而你,从你根本不存在的黑眼圈,以及游刃有余的精神头中,我看得出来,你没有说谎,你也习惯了东京早晨五点半的样子,所以你也拥有高超的竞速技艺,所以你成了黑尊。”

“真的非常高兴,在这个时代中,还能碰到与自己一样的,纯粹的飞驰者。”

呃……藤原桑,你还是别这么夸我了。我也不算什么纯粹的飞驰者,我是靠基础驾驶术刷起来的,和你这种正儿八经勤学苦练的人不一样。

再说了,我起得早也不是为了飙车,而是为了学习啊!

不过看某人心绪满怀的样子,为了照顾一下某人的感情和现场的气氛,石铁心还是默认了。

藤原极真认真看着石铁心。

“离开了职业赛道后,我已经许久没有如此期待过与某个车手的交手。而今天这场比赛,我期待已久。不过,我曾以为我们俩的竞速会更纯粹些,但显然这个时代已经不允许继续纯粹。”

“恰饭,真是无可避免。”

“你要恰饭,我也要恰饭。你恰饭容易,我恰饭更难。”藤原极真颇有些些无奈的笑了笑:“所以,待会儿赢了你之后,我也一样要拿去宣传的。到时候麻烦你配合一下,公开认个输。如果能够开个记者发布会,昭告天下说你技不如我,那就再好不过了。”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